夏日

【叶黄/be】夜莺

※有心王子叶×话唠夜莺黄,ooc
※童话,风格模仿了王尔德的夜莺与玫瑰,尤其是最后玫瑰绽放部分。
※在七夕发虐……我也真是第一个了……而且发虐竟然还破字数,真的很不可思议,我竟然也有破字数的一天(;´༎ຶД༎ຶ`)
※最后,大家七夕快乐(´இ皿இ`)
※字数:6800

  这是一个美丽的圣诞节,在一座装饰得华丽高贵但不失庄重的教堂下,一个叼着烟斗衣衫褴褛的老头坐在墙角,任由雪花埋没他的双脚,不断向过往的行人讲述着一只夜莺的故事。
  
  “在一片漫无边际的海洋上,有着这么一个王国……”苍老又略带沙哑的声音在雪花里飘散……
  
  这是一个仿佛被上帝垂怜的王国。这个王国里,有着最美好的景物。这里的树干就像东方最巧的工匠烧制的瓷器,树的叶子就像由最昂贵的翡翠雕琢而成,地上的泥如黄金一样闪耀,林间的湖简直是一颗巨大的宝石!这里的宫殿也及其奢华,松石铺成的路被黄金所织的地毯覆盖,夜明珠缀满屋顶,被座椅上镶嵌的水晶反射着亮光。道路两侧的灯具上是美丽的猫眼石,门把手上被玛瑙占满。不仅如此,住在宫殿中的皇族还有着美丽的宝藏。他们有着比墨更黑的头发,他们的皮肤比那高山上的雪还晶莹剔透,他们的双唇像被鲜血染红,他们的眼睛犹如死去的亡灵。他们拥有世间最美的容颜,但是却缺少那一颗在胸膛里不断跳动的心。
  
  这是每一个人一生中会反复出现的普通的夏季。王国里刚满十八岁的小王子又一次偷偷溜出了宫殿,穿过一片又一片大树投下的绿茵。
  
  “哎!前面不能再走了。多美的人儿,有着如炭的黑发……”一只夜莺扑腾着翅膀,落到了这个王子的肩膀上。它正用自己美丽的歌喉赞美着王子的容貌,只可惜被打断了。
  
  “说人话。我知道你不会只说宫廷里的那些客套话。”小王子靠着树干上,随手抓了跟草叼在嘴里,全然没有在宫廷里那股举手投足间优雅高贵的气质。
  “我去!我去!我去!你以为我乐意这么说?这种绕口的话语就像是占满辣椒酱的甜点,一口都让人哦不,让鸟咽不下去,要不是我母亲千叮咛万嘱咐,我才不乐意说这种话!”
  
  夜莺愤愤地啄着小王子的头发,却也只带来阵阵痒意。
  
  “你是谁?”小王子看着着肩膀上的夜莺,问。
  
  结果回答他的只是一片沉默。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栖息在我窗户旁边那株玫瑰树上的夜莺。”小王子顿了顿,把肩膀上的夜莺抓过来放在手心里,“一只不会唱歌的夜莺,真奇怪。”
  
  夜莺停在小王子手上,看着他不再说话。确实,它不会唱歌,它明明有着令所有夜莺都羡慕的歌喉,只是那歌喉无法承载音乐,所有美丽的乐章流过它口中,都会如枯黄的叶子一般黯然无色。
  
  “就像我,一个有心的怪物,多奇怪。小夜莺,你愿意和我一同回去吗?”小王子眼神暗了暗,摸了摸夜莺头上的羽毛。
  
  看着那令世间一切生物都会嫉妒的容颜露出令人心疼的颜色,夜莺用头蹭了蹭王子的脸颊,表示应允。
  
  “好,作为交换,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也赐予你属于自己的名字。”
  
  “我叫叶修,你就叫黄少天吧!”
  
  在这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夏天,一只不会唱歌的话唠夜莺黄少天和一个有心的怪物王子叶修相遇了,在那个温暖得像是易碎的梦的午后。
  
  
  
  叶修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在纸上一遍又一遍地画着同一个形状,如果靠近,你会发现纸上面画的是一只夜莺。
  
  “老叶!老叶!”翅膀扑腾声由远及近,叶修很快地把手中未完成的画压在书下。
  
  “烦烦,今天又有什么好玩的事?”叶修用手杵着下巴,盯着不小心撞到灯具而落到地上的黄少天。
  
  “没啥好玩的呀!就是一直呆在你寝室太无聊了,有时候还要担心会不会被你那些仆人抓去做成一盘菜,我都心疼自己。”黄少天在地上跳着,用喙理着自己乱掉的羽毛。
  
  “在走廊上乱飞就不会被抓了?”
  
  “那不一样!!!”
  
  “好好,不一样不一样。”
  
  “我说老叶,你怎么回到宫殿后整天冷冰冰的,再这样下去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要变成一个大冰块了!欸?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这些书有我有趣吗?!!!”黄少天跳到桌子上,用翅膀拍拍叶修趴在桌子上的脸颊,似乎有点生气。
  
  “听着呢,听着呢!”叶修摆摆手,不动声色地把夜莺移到离自己远些的地方,毕竟长期近距离接触噪音源对听力确实不好。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一整天一点表情都没有,刚认识你那会你还会笑还会沮丧多可爱!现在这些我可是什么都看不到了,就像外面那些总想着把我扔出去的人一样。等等,你不会也想把我扔出去吧?我跟你说,这不行啊,带我回来可是要对我负责到底的!”黄少天在桌子上走来走去,叽叽喳喳个不停,不像一只夜莺,倒像是只小麻雀。他不知道,叶修此刻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他刚刚说的一盘菜,名字叫烤麻雀,哦不,是烤夜莺。
  
  “我早就说过了,我是个有心的怪物,被别人发现我有心你可就再也见不到我了。”提起这个话题,叶修总是会有点惆怅,他摸了摸黄少天腹部的羽毛,结果被黄少天一翅膀拍开了。
  
  “不能被发现个鬼!你才不是怪物,他们那些人才是好吗?一整天都只想着自己的事情,在他们旁边我都感受不到一点温度,真是比千年大冰块还冰!靠靠靠!叶修你竟然捂耳朵,我有那么烦吗?有吗有吗有吗?把手放下来,我要和你决一死战!!!”
  
  叶修听着黄少天的单口相声,悄悄弯了嘴角,捂住了耳朵,果然不一会,新一波的声波攻势随之到来,叶修心里更乐呵了。
  
  黄少天一边喷着垃圾话,一边就朝叶修俯冲下来,也不管自己羽毛又会掉多少。其实黄少天知道,叶修这人只是喜欢看自己被惹得炸毛,可是知道也只是知道,等叶修说话时,自己还是会忍不住喷回去。
  
  在话唠夜莺和有心王子相遇的第二年,如所有故事的发展那样,他们相爱了。
  
  只是他们的爱情并不受别人的祝福,在一群不懂得感情的事物中间,只有懂得感情的人才是怪物,怪物的爱情注定会被打击得支离破碎。尤其是他们还不是同一个种族的前提下。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日,与往常一样,天上飘下了点点雪花,慢慢地覆盖住了整个森林。
  
  黄少天身上的羽毛在这个冬日来临之前就长得更加丰满,以求度过寒冷的严冬,不过那笨拙的移动姿势,倒活像穿了一件小棉衣。
  
  黄少天在这个冬天把窝彻底挪到叶修的寝室,比起窗户外面那株玫瑰树,有火炉的屋子显然是度冬的更好选择。
  
  黄少天不知从哪里找到一块绸布,正铺在桌子上用自己的爪子蘸着墨汁兴致勃勃地在绸布上写着圣诞节需要准备的东西。
  
  嘎吱,寝室的门不知被谁悄悄推开。
  
  叶修把自己的外衣解下来,放在门旁边的衣架子上,他无力地锤锤自己的肩膀,脸上尽是疲态,看样子是又忙碌了一整天。过了好大会儿,叶修都没有看到那只叫黄少天的夜莺喊着“老叶”如往常一样冲出来落在自己肩膀上,叽叽喳喳。虽然一直被那么一只小话唠夜莺缠着有时是会有些烦躁,不过习惯后,要是没有那个小话唠在自己耳边和自己倾述它今天又怎样怎样被冷落,还真是很不习惯。
  
  叶修绕过寝室里摆放的诸多装饰,走进了一个小隔间,果然看到了自己的小夜莺正在桌子上不知又搞些什么小玩意。
  
  “少天,干嘛呢?”叶修走到桌子旁边,摸着下巴,兴致缺缺地问,结果却看到自家夜莺一个不稳跌倒了桌子上。
  
  “叶修你妹!你妹!你妹!你走路怎么会没声?吓死我了,你难道不知道吓到一只活泼可爱的夜莺是多大的罪过吗?万一哪天我被你吓得像隔壁周泽楷一样变成个闷葫芦怎么办?!!!你怎么赔我!!”黄少天飞到叶修头上,啄着他的耳朵。
  
  “好好,少天大大快下来,痒死了。”叶修懒懒地说着,一点诚意都没有。
  
  “这是又在搞什么?”叶修拿起黄少天正在画的绸布,然后就看到了一堆几何图形,还是不规则歪来扭去的那种。
  
  “我在写今年的圣诞节安排计划,就快写好了,你出去出去!”黄少天得意洋洋的炫耀着,同时也下达了逐客令。
  
  “就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
  
  叶修盯着手里画着乱码的绸布,忽然就觉得鸟类的文字他真的看不懂。
  
  “什么叫做乱七八糟的玩意!叶修这叫艺术你懂不懂啊!欸欸!别乱画啊啊啊快还我!!!”叶修拿着绸布又舔了几笔,很快图形旁边就多了一只夜莺,赫然是刚才黄少天抓狂的模样。黄少天追着叶修乱舞的绸布飞,那灵活度堪比一只老鹰,所以叶修时常感慨,说黄少天是不小心投错胎了。待叶修神情有片刻放松,黄少天一冲二上,叼着绸布就飞往屋顶的灯具上停着,眼睛一瞥看到那只夜莺又是看着地面上笑得一脸欠揍的家伙愣了半天。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而且很难抓住。在圣诞节前夕,他们的事被老国王发现了。叶修早早地就准备好了一个魔法阵,那是去年夏天他向邻国公主楚云秀讨要的,他把黄少天放于阵法中央,强迫黄少天在仆人到来前从窗户飞走,毕竟是当年是自己把黄少天领回宫殿的,他舍不得他的小夜莺被人用那些残酷的刑法处死。
  
  叶修被带走了,在宫殿的议会厅,所有人看向叶修的眼神都透着恐惧,仿佛看见了一个可怕的魔鬼。也是,在一群没有心的人中间,一个忽然出现的新事物总是让人恐惧的,就如同当初提出日心说而被烧死的哥白尼一样,他们认为叶修的存在威胁到他们的地位。
  
  叶修此刻冷静得可怕,在发现自己与周围人不同的那一刻起,叶修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迟早有一天,所有人都会发现他的秘密,所有人都会期盼他消失。
  
  因为这个王国里没有人拥有真心,所以他们最终请来女巫用密法把叶修的心挖了出来,他们要看看所谓真心究竟是什么东西。叶修毕竟是这个国家的王子,他们没有让他立刻死去,而是把他冰封,关在他一直待着的寝室,让他处于一种不老不死,不生不灭的状态,国内一切事物暂由叶修孪生弟弟叶秋打理。
  
  黄少天最终还是知道了叶修的事,一颗躲在玫瑰树下没有被霜雪侵蚀的小草偷偷把故事告诉了夜莺。
  
  它告诉它,那一天,那个可怜的王子胸膛涌出的鲜血漫过台阶,穿透了整个花园,所有的植物都感受鲜血里的温暖与悲伤,都为之枯萎。那一天,当那个可怜的王子的心脏被女巫拿出来时,天地间的事物都为之黯淡,唯有那颗心在闪耀。女巫走了,她偷偷把心藏了起来,没有人知道它被藏在哪里。
  
  黄少天悄悄地打开那个被关闭了很久的窗户,一缕阳光静静地闯进了那个尘封的屋子,照在叶修苍白的脸上。
  
  滴嗒滴嗒,泪水低落,小夜莺用头蹭着叶修的面颊,就像原来每天早上它叫他起床那样,可这回,叶修没有回应它,叶修再也不会醒过来了,那个温柔的,总是惹它生气的,它爱的叶修再也不在了。
  
  黄少天携了一缕叶修的头发飞离了宫殿。
  
  它看见湖里一株娇滴滴的含苞欲放的水仙花,它问它:“你有没有见过一个拿着心脏的女巫?”
  
  水仙花晃晃它绿宝石一样的叶子,它欢快地叫着:“我看见啦,我看见啦,那个女巫穿过一片浓密的森林,到另一边的山脚去了!”
  
  黄少天道谢,它携着一缕叶修的头发穿过森林,看见几只在树下玩耍的白兔,它问它们:“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拿着心脏的女巫?”
  
  白兔竖起它的耳朵,它们欢快地叫着:“我看见啦,我看见啦,那个女巫爬过一片低矮的山丘,到山背后的屋子里去了!”
  
  黄少天道谢,它携着一缕叶修的头发飞过山丘,落到了一座黑色的屋子上。
  
  屋顶的烟囱里悠悠飘出一股黑烟,它发出刺耳的笑声,慢慢地包裹了黄少天:“咯咯咯咯咯……又来一个!又来一个!”
  
  “靠靠靠!这啥玩意?咳咳咳咳咳……呛死我了,你滚……滚开……”黄少天的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弱,最后消失了,它被黑烟完全笼罩,渐渐失去了意识。
  
  
  
  当黄少天醒过来,它发现自己躺在一口锅里,没错,是一口锅,一口没有盖盖子,但是下边已经有火苗的锅。
  
  “我去你妹!”黄少天骂了一声,却是冷汗都滴了下来,它扑腾着翅膀,却发现自己再也飞不起来了。
  
  锅底越来越烫,脚步声也越来越近。黄少天不断扭动着身子,挣扎着,它可不能在这里被人吃了,还有人在等它回去,叶修在等它回去!
  
  “哦!多纯净的爱啊,像刚那从水底探出的白莲,像刚降临人世的婴儿,小夜莺,你从哪儿来?”女巫用她那尖细的声音叫着,把夜莺从锅里取出来,放在手心。
  
  “呼呼……吓死我了,还真以为要被煮吃了,作为一只夜莺也太不容易了,要是被叶修那家伙知道我曾经差点被煮熟了,绝对会笑得站不起来吧!”黄少天刚刚被取出来,惊魂未定,用翅膀慢慢拍着自己的胸脯,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有人再问它问题,“那啥,你刚刚说什么?”
  
  “……”
  
  “你要是自己也忘记了也没事,我也经常这样,哦,我这次是来找女巫救叶修的,你可以告诉我怎么找到女巫吗?如果你不知道也不怕,我再去找人问问,我……”
  
  女巫眼角抽了抽,打断了夜莺的话:“我就是你要找的女巫。”
  
  “啥?!女巫怎么会长你这样,女巫不该都是满脸皱纹,还披着斗篷,拄着一根拐杖,外出要骑扫把的那种吗?!!你不要欺骗我幼小又单纯的心灵!”夜莺黄少天闻言跳了起来,看着面前披着火红头发的少女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到底是什么样的谣传才能让女巫被传成这样的形象,女巫陷入了沉思。
  
  “既然你说自己是女巫,那你有没有办法救救这个国家的王子叶修,他是我喜欢的人,我听说他被你拿走了心脏。”黄少天悲痛地说着。
  
  “哦!多凄美的爱情,我知道救他的方法,只是那代价太过惨重,你愿意去做吗?”女巫坐回火炉边,火光印的她脸色更为苍白,显出一种阴惨惨的感觉。
  “什么代价都可以,我想救他。”
  
  “哦!多忠贞的爱情,你需要用自己的爱意去唤醒你的王子,我感受到你身上带着他的气息,把属于他的东西交给我。”女巫把叶修的头发拿走,放进一个形状古怪的花盆里面,那里面的泥土,红得像被鲜血浸染。
  
  “哦!美丽的花朵,快快探出头来,可怜的人儿在等着你,绽放最美的姿态……”女巫在花盆里撒着不知名粉末,一小枝嫩芽破土而出,在女巫的咒语下,开出一个白色花苞。
  
  “如果你想要你的恋人活过来,”女巫说:“你必须要让这朵红玫瑰开放,你需要用自己最美的音乐来唤醒它,用你胸膛里的鲜血来染红它,你一定要让玫瑰刺进你们的胸膛,让你的血流进玫瑰的血管,你需要顶着这跟刺唱上整整一夜。用自己的生命和爱意去唤醒王子,你做得到吗?”※1
  
  “当然!我可是世上最独一无二的只属于叶修的夜莺。”
  
  黄少天携着那朵玫瑰走了,在圣诞节当天,悄悄地再一次潜进宫殿。
  
  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叶修苍白的脸上,黄少天最后一次用自己的头蹭着叶修的脸颊。“你会醒过来的。”它说。
  
  黄少天把花刺插进叶修的心口,用自己的胸膛顶住花刺,唱出了自己生命中第一首歌。
  
  黄少天的歌声悠长而婉转,令天上的飘雪都不由得停下来侧耳倾听,它在用自己的生命唱着最美的歌谣,它会唱上整整一夜。
  
  月亮渐渐爬上了天的最高处,黄少天胸口顶着的刺也越刺越深,它感觉身上的血快要流光了。
  
  它开始歌唱起它和叶修的初见,悠长的调儿穿过花园,飘向那远处的湖泊。湖面静静的,倒映出歌声里那懵懂高兴的心情。花苞渐渐绽开,白色的花瓣一片片开放了,和这朵花儿相比,高山上的白色雪莲都为之黯淡。
  
  月亮渐渐落到了西方,黄少天把胸口的刺又顶紧了一些,它开始歌唱起它和叶修爱情的开始,欢快的调儿穿过湖泊,飘向那远处的森林,整座森林都不禁静下来聆听着歌声中的幸福与甜蜜。花瓣上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红晕,就像叶修和它告白时脸上泛起的红晕一样。但是玫瑰花心还是白色的,它需要用最热烈的歌声和夜莺心里的血去染红。
  
  黄少天把刺顶得更紧了,花刺穿透心脏,带来剧烈的疼痛,将它的声音都带得颤抖起来。
  
  它开始歌唱起叶修用死亡来维护的爱情,歌声越来越大,缓慢又沉重的调儿穿过森林,飘向那远处的海洋。海洋不由得开始翻滚,一片片浪花拍打向岸边,轻述着歌声里的爱意与悲痛。玫瑰终于变成了深红色,比夜晚的火焰还要红,比初升的太阳更红。
  
  月亮落到了山的另一边,黄少天趴在叶修胸膛前,无力地歌唱着它最后一曲歌谣,那是它自己内心深处的爱恋,激昂的歌声冲破天际,玫瑰完全绽开,迎着朝阳洒下的第一缕阳光,展现着它的娇姿。
  
  “咳咳……老叶你一定要醒过来,不能让我这一夜白费功夫是吧?我爱你,叶修……”随着夜莺歌声的停止,玫瑰发出耀眼的光芒,一颗红心没入了叶修的胸膛,在里面有力地跳动着。
  
  “后来,等天完全亮后,王宫里的人发现他们的王子醒了过来,眼底是如肃杀的寒冬一般的冷漠,他的胸前挂着一只早已冻僵的夜莺。王子离开了他的国家,不知去了什么地方。”老人吐出一个眼圈,淡淡地讲完了这个故事。
  
  他靠在墙角,从怀里掏出一根羽毛,放在自己胸口,离心脏最近的位置,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人们在墙角发现这个老人,他已经再也不会醒来了,一个听过故事的小女孩猜测。
  
  “或许,他只是去找他的小夜莺了。”
————————
END
※1,模仿了王尔德的原文:“如果你想要一朵红玫瑰,”树儿说,“你就必须借助月光用音乐来造出它,并且要用你胸中的鲜血来染红它。你一定要用你的胸膛顶住我的一根刺来唱歌。你要为我唱上整整一夜,那根刺一定要穿透你的胸膛,你的鲜血一定要流进我的血管,并变成我的血。” 

  
  
  
  
  

评论(22)
热度(32)

呆呆傻傻的夏日(*/ω\*)——楚留香博主
叶修相关暂时只写周叶和叶黄,最近偏叶黄。
全职杂食,洁癖慎fo,粮看萌点不看cp~
最近沉迷考试淡个圈,会回来,我还欠一份叶黄ABO|・ω・`)
背景来源榒洛断言,头像是温辞大佬写的(。・ω・。)ノ♡
最后……除了亲友请勿转载

© 夏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