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

【叶黄】缘(1)

【叶黄】缘
※当初搞事时候,就想着不管怎样,想自己把这个故事写成自己理想中的样子,大狐狸叶宠着小奶猫黄稀里糊涂就长大了,多棒不是?
※修了很多地方,把当初感情线模糊的地方都修复了,果然叶黄写习惯了,刻意抹去很不习惯。
※最后此文是给叶修和黄少天两个人的生贺,暂定叶修生日开头,少天生日结尾√
※没问题?↓

  
  轰隆隆隆,随着天上收不住的雷声,小道士慌忙地走在石头路上,打着一把被雨点打破几个大洞的荷叶伞,穿过一群垂着舌头流口水的妖兽,成功跌倒在自家道馆前。
  
  小道士满脸都是摔倒后溅到的泥,混合了大滴滑落的雨水后,成功变成了一只大花猫。
  
  小道士知道,自家那败家师傅又忘记打开寺庙的结界放自己进去了,于是他拖着身后湿漉漉的大尾巴,慢慢地走向一只刚刚就盯着他的大狐狸旁边,嚎啕大哭。
  
  大狐狸也不恼,慢悠悠地抬起自己的大尾巴,遮住小奶猫,就这么静静地听着它哭着。
  
  过了一个时辰,小奶猫发出了噫呜噫呜的声音,大狐狸觉得应该到自己被嚎烦了的时候了,没办法,只好再一次起身,朝着寺庙大嚎一声,把小道士喝得醉醺醺的败家师傅吼了出来,叼着已经委屈得现出原型的小花猫丢了回去。
  
  这道馆竟然经营了这么多年没有倒闭,真不知是上天的保佑还是上天的保佑了。

  这小花猫是这道馆的道长从外面不知哪个水潭里面捡回来的。没错,是水潭。那会这猫刚刚渡完雷劫,正奄奄一息地躺在水潭里面,猫爪上还不知被什么划伤一大个口子,看着怪慎人。
  
  这道长看了,二话不说,把随身带着的酒浇了上去,又扯了一块破布给它缠好伤口,顺手把这不知道是劈傻了还是劈哑了的小花猫带回了道馆。
  
  小花猫刚到道馆很是乖巧,只用自己大大的眸子怯生生地盯着面前的道长,盯着盯着自己忽然就变长了,毛也不见了,变成了和面前的人相似的样子。小花猫怕极了,扯着嗓子就是哭,咪呜咪呜,还是猫咪的叫声。
  
  道长捂着额头很是头疼。
  
  虽说能化成人形的精物必是充满灵气的,可是自己不小心捡回来这只,似乎是糊里糊涂地渡了雷劫,糊里糊涂又化了人形,这智怕还如三岁孩儿。真不知该让人感慨是幸运还是不幸。
  
  “喂!别瞎叫嚷了,把衣服给我穿上,光着屁股好勾搭姑娘是吧?”小花猫懵懵地捡起道长丢下来的衣物,把裤子往头上套去……
  
  道长捂脸……看着再一次瞎叫嚷的猫咪崽子,认命地帮他套进宽大的道袍里面。
  
  小花猫倒是机灵,只看道长换过一次衣物便学会了穿衣方式,只是还不会控制自己形态的小花猫,经常一激动就又变回猫咪……然后猫爪撕烂一众道袍。
  
  自此,道馆的日子更难过了,每每看到被撕毁的道袍,道长总觉得这道馆时日无多,于是“少天,少天”地叫唤着猫咪,呼来唤去,便成了这只小花猫的名字,难得还挺好听。
  
  道长名唤魏琛,据说以前也是江湖人人敬畏的侠士,只因一些事,决心退隐山林抱着酒坛子,做个花花道士。虽对小花猫是放养状态,但也仍厚着脸皮让这只猫唤自己师傅。而在不靠谱道长教导下,小花猫竟然快速地掌握了化为人形的诀窍,偶尔还能学着道长叫几声。这让道长更加坚信了这小猫还是只有灵气的猫,只是被劈傻了,呸!劈哑了。
  
  少天小花猫也确实不是省油的灯,这才刚刚在道馆混熟,便学会偷偷爬墙溜出道馆跑去山林间找大狐狸了。
  
  这大狐狸同这少天猫遇见纯属偶然,大狐狸睡了十天半月出来觅食,谁能料到忽然在河边遇到一只被食人鱼追着咬的幼崽呢?这大狐狸本不是爱管闲事的狐狸,可是这猫的叫声确实惨,也确实烦,狐狸没法,只好屈身跳下去把这猫叼了回来。
  
  后来少天猫儿被个老道士捡了回去,大狐狸还去山林里面找了几日,问了许多精物,然后便换了个地方睡觉。道馆外面的大树下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再后来,少天猫儿偷偷地溜出来了,看见大狐狸就是一阵嚎,吓得大狐狸尾巴上面的毛都竖起来了,以为这小奶猫受了什么欺负,正欲半夜溜进道馆吓吓那不正经的老道士。小奶猫毕竟是小奶猫,嚎了会就溜到大狐狸尾巴下面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睡着了。月光散在狐狸的尾巴上面,竟亮着点点星光。大狐狸悄悄地起身,却看见道馆的门上面裂开了一条缝,一个人影快速地滑了出来。大狐狸不出声,眯着眼睛看他,那老道士也不怕这狐狸,走过去径直抱起小奶猫就走。大狐狸明白了,以后这小奶猫嚎够了,就丢回道馆去。
  
  这么个一回两回,魏琛也就放任这猫就经常缠着狐狸玩去了,还给自己增加不少清净时光。老道长确实是感激狐狸的,有着狐狸在,这猫也不愁丢,反正猫儿一哭闹,狐狸就把它叼回来了。
  
  这天猫儿又跑出来找他的大狐狸了。
  
  猫儿怕水,大狐狸就待在河的另一边边,每次猫儿都得游过去,才可以钻进大狐狸怀里,嗷呜嗷呜地叫唤几声。
  
  听着小奶猫的叫唤,大狐狸觉得这好歹是个灵物,老这么叫也不成样子,于是搓搓爪子,开始了教猫儿说话的不归路。
  
  猫儿不乐意学,每次都会找到诀窍,在大狐狸开课前面,躲到它毛茸茸的大尾巴下面,用爪子捂住耳朵,蜷成一团。
  
  大狐狸也不是普通的狐狸,每每猫儿这么做,他都能念个法咒,让猫儿变回小道士,再施加一个定身咒,小奶猫就只好一边恶狠狠盯着大狐狸,一边老老实实地跟着学那些奇奇怪怪的图案。
  
  虽然这样,小奶猫还是喜欢来找大狐狸,大狐狸的尾巴下面,最适合睡懒觉了。
  
  猫儿长得快,不到几月,幼童形态的猫儿就变为少年模样,一对大眼睛亮晶晶的,笑起来甚是好看。
  
  可是猫儿长大了,老道士就苦恼了,因为这猫儿实在是太吵了,一天到晚瞎嚷嚷不停。精怪本身又有着比人多的精力,这猫儿一天上窜下跳,活力无限。
  
  结果可想而知,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一天,少天猫儿被赶了出来。
  
  猫儿也不难过,整个山林地喊着他的大狐狸。
  
  可是这山林哪还有什么大狐狸,早就溜得没影了。
  
  少天猫儿眼圈红红地,憋回要流出来的泪水,闷闷地,踩在枯枝上,心道,不就是只臭狐狸,看我出去历练一番,回来把它揪出来狠狠揍一顿。
  
  话本里面的妖怪,多多少少都有点什么特殊的法力,或会腾云,或会入地,可是这小花猫却只会爬树捞鱼,除了会化成人形外,还真看不出半点精怪模样。
  
  可是这化为人形,可不就是一个利器吗?
  
  少天猫儿找了几天的大狐狸,然后决定要离开山林了,出于礼貌,他先在魏琛的道馆前面大喊了几声:“魏老大!我走了,不要太想我,等我回来给你捉鱼吃哈哈哈哈哈!”
  
  魏道长听见这话,眉头一皱,随手一丢,在少天猫儿头上砸了把剑,厉声道:“快滚快滚!这冰雨在我这也就是占地方,丢给你这小野猫耍着玩,弄丢了看老子不弄死你!”
  
  被剑砸到的少天猫也不恼,笑嘻嘻捡起剑,又喊了句:“舍不得我就直说,老大个人了还总不正经,老搞些有的没得……魏老大——我真走了!”
  
  “滚滚滚!”魏琛甩了甩宽大的道袍,把小花猫推出十里远,然后又不自觉回头看看那个被自己推开的大门,发现有个人影站在那里,魏琛叹了口气。年轻人总归是要离开的。
  
  少天猫儿被魏琛一股气推得直打滚,爬起来摸摸鼻头,骂了句老不正经,然后便抱着冰雨蹦蹦跳跳跑下了山。
  
  山下的世界是真的精彩,少天猫儿又是初次下山,当真是睁大了双眼东瞧瞧西瞅瞅,闹了不少笑话。没见过世面不要紧,凭着个自来熟的性子,没过几天,小野猫便加入了一个商队,跟着这个商队兴冲冲踏上了未知的旅程。

——最后的最后悄咪咪说,明天太挤了,提前一点发出来√

评论(2)
热度(29)

呆呆傻傻的夏日(*/ω\*)—— 叶修相关暂时只写周叶和叶黄,最近偏叶黄。
全职杂食,洁癖慎fo,粮看萌点不看cp~
最近沉迷考试淡个圈,会回来,我还欠一份叶黄ABO|・ω・`)
背景来源榒洛断言,头像是温辞大佬写的(。・ω・。)ノ♡
最后……除了亲友请勿转载

© 夏日 | Powered by LOFTER